当前位置: suncity手机版 > 桥山撷英 > 文学天地 > 正文

    企业机关孙鹏散文: 文学的价值在于揭示黑暗和不公 ——读莫言《天堂蒜薹之歌》有感

    2022年09月01日 12:15  


    记得一位学问学者说过,赞美祖国是爱国,批评祖国也是一种爱国。生于斯,长于斯,哪个正常的国民不希翼自己的国家变得更好?

    莫言的长篇小说《天堂蒜薹之歌》,就是一部批评地方少数官员胡作非为、为民请命的现实主义题材的优秀作品。这篇小说的题材的确来源于一个真实事件,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国内某地数千农民因为自己利益受到严重侵害,自发聚集起来,包围攻击了县政府,酿成了严重的群体事件。编辑得知这个消息后,长夜难眠,胸潮澎湃,义愤填膺,于是奋笔疾书一个月,完成了这部长篇小说。用编辑的话来说:“农民生活艰苦,官员横征暴敛。照搬生活非文学,下笔处处有情感。”从这个意义上讲,这部小说无疑是莫言的良心之作。

    有人说,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难写,为什么呢?我想主要因为生活就在读者身边,姑且不谈能否打动人心,写的不像了,读者一眼便看穿。所以好多作家宁愿写历史小说甚至穿越小说、虚幻小说,也不愿意触及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说句玩笑话,反正历史就是一个让人随意打扮的小姑娘,史学家能打扮,作家当然也有资格去打扮,而且是精心打扮。

    人类历史浩瀚如海,能传承下来的经典文学作品,一定是经过历史和现实双重考验的结果。莫言作为中国大陆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文学风格独树一帜,有着广泛的读者基础。当年诺贝尔文学授奖辞这样评价:“他以嬉笑怒骂的笔调、不加掩饰的酣畅淋漓,揭示了人类生活最为浊暗的种种侧面,并在有意无意中寻得具有强烈象征蕴含的纷繁意象。”

    莫言在本书《新版后记》中讲了个趣谈,我想分享出来。莫言说自己在初版的卷首,曾经写了一段斯大林语录:“小说家总是想远离政治小说,却自己逼近了政治。小说家总是想关心人的命运,却忘了关心自己的命运。这就是他们的悲剧所在。”初版小说发表后,有心人查遍斯大林全集,也找不到这句话的出处,于是质问莫言,这话到底从哪来的?莫言回答说,这段话是斯大林在梦中单独对自己说的,还没来得及收到他的全集里。

    读到这里,我捧着书忍俊不禁,喃喃自语:天才作家就是天才作家,做梦与众不同,极具创意。我思忖,如果还有人再找莫言质问,莫言完全可以这样答复:你可以到另一个世界找斯先生求证吧!

    上一条:二号煤矿颜鹏博诗歌:性好高洁 君子风骨 下一条:机电企业曹石峻散文:炊烟没了,村魂是否还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