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煤业化工集团 陕煤股份
煤电实业企业王琳琳散文:听蝉鸣
发布时间:2022-08-10 10:59:46 来源: 编辑:王琳琳 点击:

听着蝉的叫声午休,真成了闭目假寐。蝉声透明,覆着耳廓,拨弄柔软的情思,竟将睡意搁浅,专心浸入这声音。时空飘忽,漫漫牵扯出少年时听过的蝉鸣,始觉现在的蝉鸣声单调乏弱,不够密集嘈杂,缺少热烈张扬的众声相和的雄浑和壮观。

记忆深处那个久远的矿区山坡上的蝉鸣,一树接着一树,一声紧着一声,仿佛奏响了没有休止符的乐章,丝毫不停顿,且声声力竭,迸发出一种持续的高亢的混响。在绿林之中骄阳之下,燃起生命的热情,给人强烈的蛊惑力。年少的大家循着声音,像小猴子一样从一棵树攀爬到另一棵树上抓捕蝉,练就了一身手到擒来的本领。正是中午最热的时候,薄翼透明的知了叫得欢,精瘦结实的小腿跑得快。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大人为生计所累,家家忙着过日子,无暇顾及孩子,孩子们就像山野里的花花草草一样自由生长。被放养的大家从来不午休,更不知道乏困,一群小孩子顶着满头大汗各种撒欢儿地玩,尽情释放着天性。上山下河趟沟渠,没有到不了的地方,像男孩子一样淘气顽劣。

最让我想起来心有余悸的事,就是我掏过鸟窝,现在直庆幸自己没被蛇咬手。家门口下坡路上那棵长满细小叶子的矮树模糊旁逸在我脑海里,我把小手伸进鸟窝似乎不够深入。一起玩耍的小伙伴见状找来树枝,你一杆她一棍,几下就把简陋的鸟窝戳到地上。干草泥巴筑成的粗糙小巢里三四只还没长出羽毛的浑身发红的小鸟挤挤挨挨拥在一起,灵动地张合着小嘴巴,惊惶地与围了一圈的始作俑者小人儿交相觑视。以至于后来在语文书上学到冻死不垒窝的“寒号鸟”时,我心里特别有画面感。那天真烂漫的年少轻狂,虚张了多少无知无畏。大家的不羁和放纵像蝉的叫声一样狂热躁急,娱乐无边。

此刻听到的蝉鸣,声音里少了激越,分明是一种敷衍的嘶鸣。蜻蜓点水地叫几声便停歇,后再温柔地鼓噪几下又戛然停奏,总觉得不那么固执有力,缺乏刚劲和连贯性。

是蝉声变了吗?生命在与时俱进,物种也随环境进化。新时代的蝉依旧逃不脱只活一夏的宿命,它蛰伏地下,一朝迎日高歌,不可谓不对生命尽力。然而生态环境改变了,它的数量会减少吗?还是人心庞杂,听不到往日纯粹的声音了?现代人的居住场所整齐划一,眼见着起高楼,眼见着占绿地,钢筋水泥丛林席卷了绿树环绕的平房小院,裸露的泥巴路成了罕见之物。会不会连锁反应导致破土而出的蝉也减少了,于是少了类似“独乐不如众乐”的气势?!

总之,年少的蝉鸣比后来的每一夏都嘹亮。从腹腔里迸出来的音域是震天动地的夏日狂响曲。但是蝉鸣再狂,狂不过无知的少年。大家逮了蝉,绑住它透明的翅膀,看它惊慌地挣扎扑棱,想要飞却飞不高;放进透明罐头瓶里,看它无望地碰壁乱撞,找不到一点儿出路;摁在灼红的炉盖上,看它由动到静地挣扎,生生烧烤,做了腹中餐……现在的孩子无论如何不会如此暴烈地捉弄戏耍了。

不由感慨:少年贪玩贪美味,中年艳羡蝉生命一季,灿烂一季的洒脱。曾经聒噪繁盛的蝉鸣是越来越稀疏暗淡了,那么生动热烈、无畏无怨、无比漫长的夏日也一去不复返了。

年年岁岁,春风又回。草木复茂,蝉鸣再起。大家却不再是大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suncity手机版(黄陵矿业集团有限责任企业)
地址: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   邮编:727307 技术支撑:黄陵矿业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陕ICP备案05006082号-1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