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煤业化工集团 陕煤股份
鑫桥企业马小琴散文:矿区的夜
发布时间:2022-08-10 10:36:00 来源: 编辑:马小琴 点击:

喧闹了一天的矿区终于安静下来,忙碌的下班人,脚步匆匆,道路边时不时有人走过,人们三五成群,有人急着回家,也有人赶往公园锻炼,偶尔也会有老人端坐在轮椅里,神情自如,孩子们脸上洋溢着明媚的笑意。

矿区公园经过多次改造,环境和绿化有很大改进,所以吸引了周边很多人来锻炼,也包括我,我是喜欢那里的花花草草。交接完班端坐在临窗的地方,一片云染红了天际,院子就渲染在昏黄的光影里。道路边的柳树张开翠绿的枝叶,无所顾忌的在晚风中轻摇慢舞,一只肥硕的蛾扑闪着两翅,上下翻飞、轻盈自如,黄色的翅膀满身绒毛,暗自感叹,这小精灵倒是一个逍遥派。

人总是一个奇怪的个体,闲散的日子,少了约束,仿佛与世界脱节,有事做又感觉失去了自由支配时间的权力,总是不如意,也就少了快乐。矿区傍晚出来锻炼的人络绎不绝,年轻人急速奔跑,努力展示自己,老人们轻摇慢走,也有人牵着毛发洁白如雪的爱犬,悠闲走过,瞬间心生羡慕。好悠闲自在的日子!

夜慢慢拉下帷幕,远处的山隐没在墨一样的黑夜里。远处传来机器运转的轰隆声,运煤的火车呼啸而过,夜就生动起来,道路两边鲜红的灯牌上吉祥如意庄严喜庆,此刻风起,单位墙角处的蔷薇开的热烈,在灯光映照下,一朵朵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悠香。

时常听到年长的老人感慨,过去的日子,苦干一天,吃不饱,偶尔吃饱也不敢动,怕饿得快,你看看现在的日子,吃得好,玩得好,可着劲锻炼怕长肉。这么好的社会,可得好好活。前两天回家,九十多岁的外爷卧病在床,我笑着逗他,“外爷活的麻烦不?”老头摇摇头,小声说:“舍不得这好日子。”我笑……

闲置在家的日子,散漫自由,总是闹腾着上班,待事情敲定下来,内心又慌乱不知所措,默问自己,你行吗?陌生的环境,一切都得从新开始。太多挑战,太多未知,规章制度一条条贴在白色的墙壁上,看着……

偶尔也有朋友问起,还得几年退休,早呢,她笑着说:“钱是好东西,差不多就好。”我笑说:“这世界好东西太多,我想要的也多,所以钱不够花呗。”她哈哈大笑,这理由有点说服力。

天色越来越暗,“黑”覆盖了矿区的夜,河里的青蛙也扯开嗓子歌唱,它们时而高亢时而低沉,仰头满天繁星。总以为有些东西是关不住的,比如,浅吟低唱的蛙鸣,泥土的芬芳,流萤在暮色中闪闪发光给人以希翼的飞翔,矿区昏黄而带有烟火气息的灯火……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suncity手机版(黄陵矿业集团有限责任企业)
地址: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   邮编:727307 技术支撑:黄陵矿业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陕ICP备案05006082号-1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