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煤业化工集团 陕煤股份
瑞能煤业邵庆芳散文——?转身遇到爱
发布时间:2021-11-25 10:41:19 来源: 编辑: 点击:

立冬了,白天越来越短,下班走到宿舍,天已经麻麻黑了。

晚饭不知道吃什么,食堂也不想去,踅摸半天也没找到想吃的东西,说没有吃的吧,好像不够恰当,桌子底下,一箱方便面躺在那里很久了,还有几袋榨菜,已经有些灰尘了。按我最近将就生活的态度,泡碗方便面也能凑合一顿两顿的,一周不去买吃的完全过得去。

或许是白天受到了些许启发,我再次看了看那点吃食,就转身出了门。

当白天的喧嚣渐渐被暮色稀释得不再热闹,冷空气也驱走了部分喧嚣,路上的行人开始朝着各自家的方向匆匆归去,头顶美丽的上弦月翘着嘴角,安静地挂着。

我本来是想去超市的,准备买点健康有营养的食材,毕竟最近一直躺在医院的闺蜜三番五次用自己的亲身体验告诫我,要吃好饭,要睡好觉,只有健康快乐才是王道,想起这些,我好像一下子又对生活充满了热爱与希望,边走边盘算着买各种各样的调味品及蔬菜。

至于具体买什么,我没想好,毕竟超市很久没去了,有什么我压根就不知道。

先去小区门口的蔬菜超市买了要买的,超市小,调味品就在门口的货架上摆着,一眼就能看到底,很快就选购好了,至于蔬菜,白天供应的新鲜蔬菜已经卖完,土豆辣子之类的,宿舍也不允许炒菜做饭,所以只扫了一眼就出了超市。

对面桥头还有卖菜的,都是当地人,有些是蔬菜种植户,有些则不是,只是自家种多了吃不完才临时卖的,反正从早上六七点就会摆满桥头,人们只要径直穿过马路就到。

这座小桥,我是熟悉的,站在这座桥上,有来来往往的行人,桥两边有各种各样小商小贩的叫卖,虽然穿着不够时尚鲜亮,但凭双手创造生活的各种姿势都是风景。有人在桥上看风景,有人桥边谋生活,如我,既看过风景,也买菜。

桥头拐角处有个小摊位,所谓的摊位就是地上铺了一个蛇皮袋子,袋子正后方,一个小马扎上坐着一位母亲,短发,花白头发,看样子和我母亲年龄差不多,双手筒在短棉衣袖筒里,毕竟傍晚接近零下的温度会让所有人都觉得冰冷,走进她,我看得出来她比我母亲还要大几岁,但神情里,有几分熟悉的亲切。

要回宿舍,我必须得从她和她的摊位面前路过。

让我还感到亲切的,还有蛇皮袋上一字排开的几样蔬菜——几只大小不一的青萝卜,三颗冻干皮的白菜,两小把香菜,还有一个皱巴巴的南瓜。

我停住。

两把香菜,虽然有些发红但还算新鲜,一看就是自家地里种的,这几日的温度足以冻出这种褐红色,拿起一闻,味道浓郁,很是喜欢,在每一把的纤细腰身处,用马莲草捆得整整齐齐,我是喜欢吃香菜的,但今天没打算买,遇到了却不由自主地停住脚步。

冷风吹来,我一个哆嗦。想来这位母亲和她的菜,也有和我一样的感觉。

见我打量,这位母亲微笑着问:“女子,买菜呀?自己种的吃不完,家里老头病了,今天来晚了还没卖完。这两把香菜给两块钱!”说话很温和却很干脆。

其实,香菜作为香料型的蔬菜,在蔬菜里算是价格较高的,超市里一小撮就标价几块钱,一般都是作为点缀放在其他菜肴上提色增香,眼前这两块钱能捏一大把的香菜,着实让我感觉占了很大的便宜,我打算买下泡菜用。

还有准备考虑的,就是那几个青萝卜和白菜,虽然我的泡菜坛子里有青萝卜,朋友给的,泡了一坛子萝卜条,酸甜爽口,夹馍就饭,很是不错,左邻右舍都分享了。

也刚好,最近坛子快空了,索性把这些萝卜收拾回去,泡菜时外加一把香菜,于我来说,再合适不过。还有,做个韩式辣白菜也是我的拿手菜。

估计着,这几个萝卜白菜也不贵,毕竟天也黑了,还很冷,这位母亲也想早点回家照顾老伴的。

大约我的心思,是很容易被人看透的,那位母亲说:“都拿上吧,给你便宜点,萝卜我卖一块五一斤,给你算一块,这白菜包得好的很,也一块钱,一共18块钱。”

“行呢。”我应道。

她麻利地给我装好,我付钱走人。刚走没几步,听见她在我身后喊:“女子,这个南瓜给你拿去吃。”

其实,我是想过一起买了那个南瓜的,我想把她的菜全部都买完,我也想让她早点回家,哪怕回去喝口热水暖暖身体,可那南瓜我拿回宿舍是没办法做来吃的,放着又占地方,所有就没买,但经她这么一喊,我还是转身折返了回来。

当然,我并没有打算白要这个南瓜,哪怕拿回去放着也行,送人也好。我让她称,她就不称,说送的就是送的,我拿过称一称,三斤八两,我要给她付钱,她坚决不要,和我一样犟。

“女子,南瓜长得不好看,但好吃。”她笑着把南瓜装在一个塑料袋里硬要塞给我。

“你收下,我回家了,下次碰到我还给你。”她一边收拾蛇皮袋子一边说。

瞬间,刚才那种像占了便宜的心理一下子让我红了脸,一股暖流在我心底悄然流过,眼睛也有点酸涩,我感觉怎么也伸不出手去接。

最终,我接住了那个南瓜,像接住每次离家时母亲硬塞给我的东西一样。

据说,皱巴巴的南瓜最甜,那个皱巴巴的南瓜,我带回去放在宿舍里,吃不吃不重要,甜不甜无所谓,重要的是,这个瓜,是这位老母亲送给我的。

走出几步,我忍不住再次回头,那位母亲,还躬着身子清理地上的菜叶子,单薄的身影,花白的头发,在桥头的灯光下,像极了我的母亲。

回到宿舍,我开始腌制萝卜白菜,按照我母亲教的比例搭配着各种调料融入菜中,然后,等待时间酝酿发酵成最醇香鲜美的味道,忽然想起,等菜泡好后,我还能不能再次在桥头遇见这位母亲,她能不能吃口我做的泡菜。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suncity手机版(黄陵矿业集团有限责任企业)
地址: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   邮编:727307 技术支撑:黄陵矿业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陕ICP备案05006082号-1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